侧边栏壁纸
博主头像
why

一个主要敲代码,经常怼文章,偶尔拍视频的成都人。

  • 累计撰写 197 篇文章
  • 累计创建 11 个标签
  • 累计收到 101 条评论

房租,强奸过每一个漂泊的人。

why
why
2020-11-29 / 0 评论 / 0 点赞 / 202 阅读 / 7,222 字
温馨提示:
关注公众号why技术,第一时间接收最新文章。

那个拿着刀的女孩

前几天,我在微博刷到了这个话题:

视频里面,一个年轻的女孩,手中挥舞着一把水果刀,大声嘶喊着:中介不给你钱,你来找我的麻烦!?

随后,另外一个妇女的声音响起来:这个房子是我的,中介租给你房子,你去找中介啊!

争吵到情绪的最高点,女孩嘴里爆着粗,比划着手里小小的水果刀,妇女应和着:来,你捅吧。

这个事情的背景就是蛋壳公寓两头骗:一边收着租客的租金,一边不给房东房租。

房东没收到钱,当然想的是及时止损,收回自己的房子。

而租客能做的大多数情况是讲道理或者是屈从。

毕竟,房东也说了:这个房子是我的。

什么?你给我聊法律?

对不起,我听不懂,我只知道蛋壳没有给我租金,我就要收回我的房子。法律我不懂。

看完这个 46 秒的视频之后,我想到了一句话:

弱者抽刀向更弱者。

当然,这里的弱者不是拿着刀的女孩,而是相对于蛋壳公寓而言,没有收到租金的房东。

更弱者,恰恰是被房东逼着拿起刀的女孩。

当她拿起刀,和房东对吼的那一刻,她就放下自己的“尊严”,放下了自己的“教养”。来捍卫自己的权利,自己已经给了钱,就可以继续住下去的权利。

在这个事情里面,房东没有收到钱,所以想着收回房屋。

女孩签了合同,给了房租,所以想着自己就应该住下去。

出了事情,房东可以找到自己的房子,而房子里面住的就是租客。

而蛋壳公寓呢?

它最为始作俑者,躲在了这一场场房东与租客的纷争背后。

先不谈房东和租客孰是孰非,我想聊一聊我毕业之后,所经历的一些和租房子相关的事情。

早在两年前,我就是给着房租的同时,还给着房贷。

给房租的时候,我是心疼的,因为每个季度那么一大坨钱直接打给房东,有一种给房东打工的感觉。

给房贷的时候,我是开心的,因为每给一次,就意味着离房子又近一步了。

自从同时给房贷和房租之后,我就悟出了一个道理:

房贷,压榨着每个人的同时,至少给人希望,每给一次,就少一次。

房租,越给越多,租的时间越长,扔进去的钱就越多,然后你突然仔细一盘算,我靠,这几年我给了这么多的房租了,帮房东还房贷了啊。

房租,强奸过每一个漂泊的年轻人。

你还不能反抗,必须按月把自己辛辛苦苦挣来的钱,拿出一部分,留给房租。

注意我说的是“强奸过”。

因为你要相信总有一天,你会觉得房租只不过是收入的九牛一毛而言。

总有一天,你会住在自己的房子里面,不需要给房租,身上也没有背着房贷。

下面简单聊聊我在北京就换过的 4 个住所。

第一个住所---不要钱

在毕业之前,我在老师的工作室里面实习。临近毕业的时候,我给老师说我毕业之后要去北漂啦。

老师说:可以呀,去北京发展,我之前也有学生在北京,是你的师兄。我帮你问问能不能刚刚去的时候,能不能先去他那里落个脚。有个落脚点了,后面好办事。

然后,老师给我的回复是,师兄说可以的。还给我了一个师兄的电话。

我想着北京暂时落脚的地方已经有了,感觉最困难的一步也就迈出去了。

因为在这之前,我想的是我去了北京可能需要住青年旅社,几十人一个房间,按床位收费的那种,或者去住地下室。

但是临近我要出发的前两天,我再次联系那个师兄的时候,他说:他正在外地出差,这段时间可能回不了北京了。

我当时没理解到他的言外之意,我说:那你可以把钥匙寄过来给我吗?

他说:不太方便。

然后就是一个略显尴尬的停顿。

那个时候我才突然明白,也许之前他答应了,只是给老师一个面子,当真正要去履行的时候,他犹豫了。

而我当务之急是需要赶紧找个新的落脚地点。同时心里略微的有点责怪师兄的,给我打了一个措手不及。

后来,在北京待了几年后,我也开始理解这个师兄了。

我觉得在北京漂泊的人,没有几个人愿意让一个素未谋面的人,闯进自己的卧室,让他暂住吧。

毕竟,自己一个人在卧室里面的时候,才是一天中最放松的时候。而这一份放松,当有另外一个人存在的时候,就会被打破。

还有一个原因,也许就是自己住的地方太逼仄、条件恶劣了,不想让更多的人看到。

我在北京的时候就曾经因为住的地方条件太差而拒绝了朋友的拜访。

当得知师兄这里不能住的时候,我赶紧想到了一个大学的朋友。他比我早一年毕业,毕业之后就去了北京。

在这一年里面,我们偶尔有一些联系,关系也算是不错。

于是我试着给他打了一个电话,表达了想要暂住几天的想法,他爽快的同意了,只是说了句:我是合租的,房间很小,但是房间里面刚好是一架上下铺,你来了可以睡上铺。

我去北京的那天,是个工作日,下着瓢泼大雨。从机场转公交,再坐地铁去石门站,他说他那天专门早点下班,在地铁口等我。

到了之后也是晚上了,出了地铁口,他就请我去吃了一碗饺子,他是山东人,他说:迎风饺子送风面。

在北京找工作,我花了 11 天的时间找到了工作,我就在那个上铺,睡了 11 天。

住了一周之后,那天晚上睡觉之前,我躺在上铺说时间太长了,不知道什么时候才能找到工作呢,我还是搬出去住吧,这样下去太打扰你了。

他说:你就安心在这住吧,别想这么多。

我说:那我给你补贴一点房租吧。按天折算。

他说:你省省吧,没几个钱。先好好找工作。

这就是我在北京的第一个住所,里面只有一架上下铺,一个小小的课桌,一个塞得满满当当的立式衣柜,衣柜上面放着一些厨具。

很小,但是很温暖。

按照出门遇贵人的说法,他是我在北京遇到的第一个贵人。

第二、三个住所---500元

第二、三个住所都是公司的宿舍。每个月只需要从工资里面扣 500 元出来。剩下的,公司给补。

我之前的文章里面说过。由于公司提供宿舍,所以我到公司报道的第一天,书包里面背着一个薄薄的被单就去报道了。

行李箱我留在了同学那边准备下一个周末去拉。

第一天晚上下班后,同事把我领到宿舍的路上给我说:

我们的宿舍,离公司不远,步行 15 分钟的样子,虽然是二环内,位置非常的牛逼,但是是在北京的老胡同里面,所以房间里面的卫生间只能上小号,大号的话得下楼,去楼下的公用卫生间。

由于是男生宿舍,卫生条件可能差点。

于是一路上我都在做心理建设,但是看到房间的第一眼,还是给了我一定的视觉冲击:

极度的脏乱差,到处都是灰蒙蒙的,地板上踩起来甚至有点黏黏的。

那是一个三室,没有厅。我住的那个房间,由于没有空调,夏天特别的炎热所以一直没有人住,但是有个好处是可以一个人住那个房间,其他的房间里都需要住两个人。

那天晚上我记得特别清楚,我正呆呆的坐在床边,望着胡同里面的一片平房,想着我一定要出去租房子住,这个地方只是临时落脚。

妈妈给我打电话,问我宿舍怎么样。

我开口先说到:"还是挺不好的,我想出去住。"

后来转念一想,这样说家里人肯定担心,于是紧接着说:"没事,我先住着试一试,一个人一个房 间还挺好的。房间空间也特别大。有个风扇,也不会太热"。

其实,那个房间里面,除了一张1.5m的床,一个矮矮的电视桌,一个不能摇头的电风扇,剩下的就全是灰。

那天晚上我在床上裹着自己背来的薄毯子,没有枕头,就枕着自己的书包,算了一下我身上的钱,打消了出去租房的念头。

现在回想起来,我庆幸那个时候还是夏天,不需要准备厚厚的棉被。

由于刚刚去北京的时候,工资很低,所以租金劝退,很长的一段时间也没有出现自己出去租房的想法。

在胡同里面刚刚住了 2 个月之后,就听到同事说,这边租期到了之后可能要搬宿舍了,具体什么情况,还不太明朗。

当时我就特别的惶恐,惶恐到我记下了一个手机便签:

想着刚刚才算落脚,也算习惯了这个地方了,怎么又要搬了呢?社会的毒打这么快就要让毕业仅仅三个月的我体验到了吗?

还好,等到真正搬宿舍的时候,已经是住进去的一年后了。

搬家的时候也是夏天,搬的地方也不算远,从东廊下胡同搬到了扣钟北里,两者之间的距离也就隔了 2km 多点。

我们一起住宿舍的同事也开玩笑说,2 km ,就从 2 环内搬到了 2 环外,从房价 14w 一平的地方搬到了房价 11w 一平的地方,掉价了啊:

在搬家之前,另外一个房间的同事,离职了,他说:不想搬了,东西虽然不多,但是也麻烦。准备回老家去找点事儿干了,在北京这样老漂着也不是事。

他走之前的那个周日的中午,特意在楼下的菜市场买了几张大饼,还亲手烧了一只小鸡,由于那天只有我和他在宿舍,他就买了两瓶二锅头。

我说我中午不太想喝白酒,他说:老弟,破个例,就当是为我践行了。我过两天要离开北京了,走的时候估计你们在上班,招呼都打不了一声。这个小鸡,是我刚刚从厨房炒出来的,可好吃了,你尝尝。

然后我们一口口的喝着白酒,他给我讲他北漂这些年的事情,讲家里的事情,讲着一半的时候,他老婆给他打来微信视频。

相互亲昵的问候着,然后把镜头给到了他还不会走路的儿子。

把他开心的哦,他把手机举到我面前,叫我看,说:看,这就是他儿子。

然后对着屏幕说:爸爸过几天就可以回来看你咯。

我看着屏幕里面,一个大胖小子,咿咿呀呀的对着镜头喊着。

同事的笑声,充满着这个破旧不堪的房间。

果然,他走的时候,悄无声息。他应该是我接触到的第一个因为房子的事儿,离开北京的人。

也许他离开北京不全是因为房子,但是正如他亲口所说:迟早有这一天,只是搬宿舍这事就是个催化剂,我觉得特没劲。

再后来,已经是很久之后了吧,看到他发了一个视频朋友圈,视频的前半段是一个小孩子穿着老虎的动物服装在地上爬,后半段是一个女人的声音呼唤小孩的名字,然后小孩站起来了,稳稳的走向了镜头。

视频里传来一阵笑声,那个笑声和喝白酒的那个中午的笑声,一模一样。

他的孩子,会走路了。

搬到扣钟北里之后,条件好了很多,至少有冰箱,有卫生间了。

在扣钟北里住了一年,也就是 2018 年 8 月份,就迎来了第四次搬家。

这一次,从扣钟北里搬到了新宫御槐园。

住的就是从蛋壳公寓租来的房子。

为什么不住宿舍了呢?

因为公司决定房子到期之后,不再提供住宿。

道听途说来的原因是因为当地政府约谈了公司,要求公司对宿舍进行严加管理。公司听出了弦外之音,所以不再提供宿舍。

为什么约谈呢?

2017 年的 11 月 18 日,西红门聚福缘公寓大火,导致 19 人死亡。

北京在地毯式的排查违规租房,群居房,虽然公司的宿舍是合法合规的正规住房,但是也被上面的人提了醒。

11 月是北京的冬天,那个冬天对于一部分北漂的人来说,真的太难捱了。

西红门大火之后,北京各地开始了各种整顿,进行了地毯式安全大检查,查到不合格的,政府给三天时间搬离,否则停水停电停暖气。

三天时间,想在北京租到一个满意的房子太难了。

当你把手握了又握,决定下了又下,最终选择了一个地方的时候,你发现已经被租出去了,或者涨价了。

一套房子,中午比早上贵,晚上比中午贵。

三天一到,要不给钱,要不睡街头,北京的冬天是很冷的。

之后我看新闻报道,其中还有一部分人,失去栖身之所,只有放弃工作,踏上返乡的列车。

当偌大的北京,连一个能踏实落脚,睡个安稳觉的地方都没有了,回家的念头也就在脑海里闪现了出来。

他们来北京的原因可能都不太一样,但是他们来的时候一定是心怀梦想的,在北京待着的时候也一定想过自己离开时的样子。

或许风光,或许平淡,至少,不会是这样狼狈的。

在北京,每年几千万人漂着,因为梦想还没有实现。

在北京,每年几十万人离开,也因为梦想还没有实现。

离开北京,没有对错,只有甘不甘心而已。那你说,他们甘心吗?

2008年奥运会喊出的口号:北京欢迎你。

突然有一天我看到了下一句:

北京欢迎你,却也从不挽留你。

第四个住所---1420元

2018 年 8 月 11 日,我又搬家了。

这一次我还是和当时住宿舍的同事一起租房,最终在蛋壳公寓APP上选中了一间房。

合计下来每月 2840 元的房租。我们两个人一间房,各自承担 1420 元。

选蛋壳公寓的一部分原因是他们支持月付。能月付,对我的压力要小一点。

因为当时我已经背着 7k 的成都房贷了,再加上 4 月份成都摇号中了,就买了房子,把我自己身上的钱划回去之后,我只给自己留了 4438 元。

除了月付之外,就是半年付了,所以如果要是在押一付六,对当时的我来说,还是有一定的困难的。

这是我当时付款的时候的截图:

而当时的我们完全没有意识到,月付其实是另外一种年付。也就是租金贷。

在中介的三言两语下,我们就完成了租金贷。

蛋壳其实是从银行那边拿到了一整年的贷款金额,我们每个月还房租其实是还的银行贷款。

而且更加客气的是,后来我和室友才意识到,原来我们租的那个房间,是一个隔断。

我们一个月 2840 元,租了一个隔断!?就这还很多人抢着租呢。

而那个时候,毕业刚刚两年的我,哪知道这些事情。甚至我们从头到尾都没有意识我们是在进行贷款,因为全程都是在手机上操作,中介也是叫一直点下一步,然后签个字就行了。

自己太傻,江湖水深啊。

我们找房子的时候也去看了很多的房子,影响特别深的有两处地方。

一处是一栋居民楼,那种楼道特别的长,类似于大学宿舍走廊的那种。我们大白天去的,悠长的楼道中一眼望去,楼道中没有灯亮着,黑黝黝的一片。我不喜欢这种感觉。

另外一处是我们在某个平台预约了看房,中介也带我们去了。但是到房子的时候,装修工人还在施工,很明显是在搭隔断,整体给人一种工地的感觉。

但是中介说:虽然现在看不出来啥,但是你们可以提前预定,因为当这个房子弄好了,挂出去了之后,一切都是新的,立马就会被租出去。

我当时心里就在想,当然是新的了,包括新鲜的甲醛。

说起甲醛,2018 年 9 月自如甲醛房事件也闹的沸沸扬扬。

而我们当时租的房子,也是第一次出租。

自如的事情爆出来之后,我就特别担心我们现在租的地方有甲醛,于是和室友商量着找了第三方来进行甲醛测试。

所幸,测试结果指标都在正常范围内。

虽然我们知道这个结果不是精准的结果,但是至少心里踏实了一点。

而在结果出来之前,我一直想的是,要是真的超标了,这个房子肯定也不能住了,那我该怎么办呢?好不容易才找到的房子。

有好几个晚上,我都躺在床上想,要是真的超标了,要不我就离开北京,回成都吧。

那一个瞬间,我想起了因为西红门聚福缘火灾而离开了北京的人。

房子不一定是一个人离开的根本原因,但是房子极有可能是让一个人离开的最后一根稻草。

这就是我们在蛋壳租的房间,可以看到有两架单人床:

这一边就是电脑桌和餐桌:

蛋壳暴雷

在新宫,我住了 8 个月后,于 2019 年 4 月离开了北京。

还好,在这段时间,蛋壳公寓还没有暴雷,各种承诺还是跟得上。

现在蛋壳暴雷了,最难受的是那些背着租金贷,每个月还得继续给贷款,但是房子被房东强行收回去的那一拨人。

我就不明白了,为什么大多数怀揣想法,远离家乡,在外打拼的人,在租房子的事情上,总是会或多或少的受一点气。

甚至到了拔刀相向的地步。

我之前还在某文章中看到过一个观点,大概是说应该住的离公司越近越好,这样节约下来的通勤时间就可以拿来学习了。

这个观点当然是对的,不可置否。

但是,实际情况是对于低收入的人群来说,时间和精力是最不值钱的东西,只要能省一点房租,他们不在乎长时间的通勤带来的痛苦。

因为我穷过,所以我懂。

我当然想步行上下班,但是我的负债、我的钱包不允许。

所以我特别懂那些拼命维护自己住房权利的租客。

我发了工资还没揣热乎,就想着要拿出一大部分,先把房租的钱先留下来,每天省吃俭用,花钱花的胆战心惊,生怕到了下一个给房租的日子了,身上没钱了,需要找家里支援。

而真正碰到那个时候,宁愿找朋友、找同事借,也不会给家人说起自己的这份窘境。

因为,报喜不报忧是每个在外的人不约而同的想法。

我就曾经遇到过这样的时刻,我特别感谢我之前北京的领导,再一次闲谈中我说到最近房租加房贷压的自己有点喘不过气了。

晚上的时候他直接在微信上转了几千块钱给我,说先用着。

每当我身上的钱稍微多一点了,我就赶紧先还一点:

所以,你说,这种也许是自己省吃俭用出来的钱,也许是自己借来的钱,扔了这么大一坨进去,结果中介跑了,房东来收房子了。

搁谁身上谁不奋起反抗。

但凡是真的有点余钱,有个退路,也许我会坐着心平气和的讲道理,但是如果没有,那么我只能做出一些之前从来没有想过的出格的动作了。

被强奸的时候,必须全力的反抗。而房租,强奸过每一个漂泊的人。

所以我不知道那个拿着水果刀的女孩是什么情况,但是我特别理解她。

因为这一次如果她输了,也许她能带着伤口重新开始,但也许她也就带着伤口离开这座城市了。

我说过:飘在外面的人,多多少少都会因为一点租房的破事,冒出过离开这座城市的想法。至少我有过。

片刻温情

在这个事件中,我看到的绝大部分情况都是租客和房东之间的剑拔弩张。

但是有一天我看到了一个让我觉得很温情的对话:

凌晨 2 点 50 分。这个租客鼓起勇气给房东发了一段微信。

在这之前,我能想象到租客心里复杂的内心活动。心怀希望,又心惊胆战。最终鼓起勇气,颤抖着发出了逐字逐句反复斟酌的一段话。

他说他很害怕,他说找不到房子他可能会回老家了,他说他心有不甘。

他说受害者是他,最后妥协的还是他。

房租逼着他,把自己的姿态放到了最低点,去乞求房东,希望能从房东那里得到一丝安慰。

发出消息后的二十分钟,房东回复了:

房东说:我经历过现实中社会的黑暗和不公,所以对于我个人而言,我非常希望这个社会能改变,哪怕这个社会漆黑一片,我打算做那个唯一一个有亮光的人,让别人还可以感受到这个世界是有爱的,虽然这个爱可能是屈指可数的。

房东的回答,应该能让这个内心充满了害怕的租客,睡个安稳觉了吧。
于这个租客而言,房东就是他的贵人。

这就是这个残酷事件中少有的温情时刻吧。

愿漂泊的你,也能遇到这样的贵人。

最后, 巴拉巴拉的啰嗦了这么多,也不知道怎么收尾了,送首歌给你吧:

哦,对了。之前有人在知乎上看到我的一篇文章,问我:

我对成都这个城市有任何归属感吗?

我之前说过,我的老家不是成都,距离成都还有 3 个多小时的车程。

但是我对成都非常有归属感。

归属感是相对于漂泊而言的。要是我没有经历过北漂,我会觉得在成都也就不过如此。

但是北漂之后,我非常珍惜这份归属感。

它来源于离家人很近、和女朋友在一起、偶尔临时起意就能和朋友相聚一堂、消费不高、房租平价、离家很近、饮食相符,还有周围被四川话围绕的感觉。

这就是我的归属感。

如果你在外漂泊,愿你早日荣归故里,或者早日扎根于此。找到自己的归属感。

总之,愿你可以早日一屋两人三餐四季,平平淡淡,幸福满满。

以上。

0

评论区