侧边栏壁纸
博主头像
why

一个主要敲代码,经常怼文章,偶尔拍视频的成都人。

  • 累计撰写 181 篇文章
  • 累计创建 11 个标签
  • 累计收到 88 条评论

说的好,下次别说了。

why
why
2022-04-08 / 0 评论 / 0 点赞 / 103 阅读 / 2,007 字
温馨提示:
关注公众号why技术,第一时间接收最新文章。

你好呀,我是歪歪。

今天在知乎刷到一个帖子,虽然内容很短,但是我觉得挺有意思的,拿出来给你看看:

短短的一段话,比较有争议,所以评论的人还是比较多的。

在我看来,这是一个关于“钱”和“圈子”的问题。

钱就不说了,大家提到程序员,就想着:这小子肯定有钱。

但是实际情况又不是这样的,对于绝大部分程序员来说真没挣到几个钱。

你要把“真没几个钱”说出去吧,别人还会觉得:你装,你继续装!装啥啊,不就挣了几个钱吗?

所以,还是不要“狡辩”的好。

圈子,也就是人际圈,程序员的圈子其实特别简单,这个圈子里面就都是程序员。

想要找人办事,也没有什么门路,只能最多也就只能发个朋友圈问问,求助万能的朋友圈。

我有朋友在一个传统公司的岗位上做着上传下达的工作,他就经常给我吐槽:这些领导真是xx,这些同事也是xx,干的一些事情都是xx的事情,天天夹在中间,上下都得哄着。真 TM 累,还是羡慕你,不需要干这些破事。

确实,我刚刚入行的时候,就是一个个纯纯的写代码的程序员,每天从项目管理平台上领取任务,然后看文档,写代码,提交测试,修复bug,完成上线。

如果顺利的话,整个任务从开发到上线我都说不上几句话。

我本来就是一个不太爱社交的人,那个时候我觉得真好,耳机一带,谁也不爱,只需要专心的敲代码就行了。

但是随着时间的推移,我发现我慢慢的越来越不喜欢说话,耳机一带就是一整天,我可以对着电脑一天不说话。

独处的能力越来越强,但是与人打交道的能力也好像慢慢弱化了。

我虽然没有社交牛逼症吧,但是也不应该有社交恐惧症才对。

可是我近几年发现我好像真的有点社恐了,特别是我刚刚回到成都的那一年,我真的好像不知道怎么去社交。

那个时候我都怀疑:我特么不会是有社恐了吧?

所以,我属于连社交都没有,更就没有人际圈了。我现在的社交,基本上就是没事在几个技术群里面和一群素未谋面的人吹吹牛,和一些读者 battle 几个技术点,和几个号主交流一下怎么搞点流量。

真要说是线下见一面,我马上就怂了。

然后我又看了一下身边的程序员朋友们,大多数和我也都差不多啊。

当然,也有几个例外的。他们经常周末约着一群有共同爱好的朋友,打打球,蹦蹦迪,游山玩水,野外露营。

周末的时候,他们根本就不像是一个程序员。

我是羡慕的。

但是,如果我是一个老师或者公务员的话。

情况肯定会发生一些变化,至少要和很多不同的人打交道,形成自己的人际圈,这个圈子里面有各色各样的人。

就像是文章开头的截图里面提到的:

公务员能找关系办一些事,老师可以让自己的孩子很容易进一个好的学校,但是程序员除了赚钱,什么都不能。

主要是钱也真的不多啊!

你要问我 15w 的公务员,16w 的老师和 100w 的程序员,你会选那一个。

我直接就无脑选程序员了,在巨大的金钱差距下,关系算个什么东西?

就算是一条鸿沟,我都能给你铺平了。

但是,注意要但是了...

你觉得你考得上“公务员”吗?

我接触过的程序员,有很多是从重本出来的,他们当年从学校出来的时候,考选调生也是一条路,但是他们基本上是看都没看。

我有一个特别好的朋友,重本毕业。他大学刚刚毕业的那一年,一心想着投入到工作中去,也想着去北京,施展拳脚。

什么考选调生这条路,用他自己的话说就是:这三个字,就没有在自己的脑子里面停留住几秒,就 pass 了。谁没事去干这个啊!

那一年他打电话给我,问我一些关于北京、关于工作上的事情,挂电话的时候他说:到时候我们在北京见啊。

没过几天,我接到了他妈妈的电话,电话里面说:你能不能帮我劝劝他啊,家里其实都想让他考公务员。但是他就是不听,非得往外跑。他爸在老家当了一辈子公务员,多好啊。你说去北京辛辛苦苦工作一辈子,也买不起一套房呀。

我当时的原话是:阿姨,可能是他不想过那种一眼就能望到头的日子吧。

阿姨叹了一口气,说:哎,你的话和他说的差不多,你们还年轻,等你们长大了,就会发现,这样的生活其实挺好的。

后来,我没有劝他,他也没有来北京,转而去了深圳,他说他更加喜欢南方,有个亲戚在那边。

再后来,隔了差不多一年有余的时间吧,有一天晚上下班之后,我打开手机,看到我们几个好朋友的微信小群里面的聊天记录。

他说:我都回成都一段时间了,我现在在准备考公务员呢。要不了多久就要考试了。

看到这句话的时候,我本来想打电话给他,问他是怎么想的。后来又打消了这个念头。

在微信群里面,引用了他的话,然后说:哈哈哈...

其实那个时候,我真的在北京冬天的街头,寒风呼呼的挂,我在走往地铁站的路上,拿着手机,傻笑着。

我大概知道他是怎么想的,我想你大概也知道。

不就是初入社会,被毒打一顿,然后走向了当时没走的那条路嘛。

呃...

但是...

那一年他没有考上,现在过去快三年了,他一边工作一边考,已经把眼光调整了成都周边的岗位了。

有一次喝酒的时候聊起这件事,他拍着桌子说:当年毕业的时候还是应该考选调生的。

我说那一年你妈妈给我打过电话。

他说:那你为什么不劝我?得罚你三杯啊。

于是,那一晚,我莫名其妙的喝了三杯又三杯。

0

评论区