侧边栏壁纸
博主头像
why

一个主要敲代码,经常怼文章,偶尔拍视频的成都人。

  • 累计撰写 181 篇文章
  • 累计创建 11 个标签
  • 累计收到 88 条评论

学习?学个屁!哈哈哈哈哈哈.gif

why
why
2021-08-07 / 0 评论 / 0 点赞 / 286 阅读 / 2,381 字
温馨提示:
关注公众号why技术,第一时间接收最新文章。

你好呀,我是歪歪。

昨天发的一篇技术文阅读量翻车了呀:《报告!书里有个BUG》

不知道为什么。可能是因为面试不会考吧,大家就失去兴趣了。

没看的同学要不点进去看看到底是啥“没有卵用”的知识点?

好了,说回来。

不知道大家看没看到前几天的新闻:

我当时就笑了。

于是我在网上找了很久,终于找到了我能找的最早出现“电子鸦片”的报道。

21 年前,2000 年的时候,那个时候的“电子鸦片”还是电子游戏厅:

每个时代都有每个时代的电子鸦片。

就正如知乎上的这个问题:

下面有引人深思的高赞回答,我们一起看看。


前清

没有电子游戏,也没有电脑游戏。

摇滚乐也没有,电视剧也没有。

动画片也没有,漫画书也没有。

一切诱惑都没有,按理说应该把精力用在学习上了吧?

呸。

前清的八旗子弟,也包括汉人。

斗蝈蝈,斗蛐蛐,从十二三岁斗到四五十岁,死了拿蝈蝈葫芦陪葬的事情都不是什么稀罕事。

八国联军都打到北京城了,你都看见一群四五十岁的贵族子弟抱着蝈蝈葫芦逃跑。

一只蝈蝈炒到好几百两银子。

一直到了亡国,手里的蝈蝈葫芦也不松手。

铁杆庄稼的八旗子弟,啥也不干天天领钱粮,按理说应该有学习的氛围了吧?

领下来的钱家里天天吃粗粮,也要匀出钱来,养黄雀。老舍的作品里说过,听鸟叫唤一声,都忘了自己快饿死了。

当时没网吧,可他们能泡茶馆从早到晚十二小时,戏园子和酒店更是兴盛的惊人。这就是实际情况。

前清要是有知乎,一定有人上去问。

“要是蝈蝈蛐蛐都死绝了,人会去学习吗?”

后另外一个答主给他举栗子:

汉朝

不流行蛐蛐,不流行蝈蝈。

没有戏园子,也少有澡堂子。

一切诱惑都没有,按理说应该把精力用在学习上了吧?

呸。汉朝的时候,主要娱乐活动是斗鸡。

兴盛到当时曹操的儿子曹植这一级别的人物,为斗鸡这件高端娱乐活动写过诗赋。

另外一种主流娱乐形式是“弹棋”————没错,就是现在人弹的弹珠。

但可不是孩子们玩啊。

这是上层人的娱乐形式,你只跻身上流社会,常常的能看见一群四五十岁的达官贵人聚众斗鸡,斗鸡之后意犹未尽,开始蹲地上弹弹珠。

从十几岁的少年弹弹珠弹到入土,这就是当时的实际情况。

汉朝要是有知乎,一定有人上去问。

“要是斗鸡都死绝了,棋子都砸碎了,人会去学习吗?”

然后另外一个答主给他举栗子:

战国时期。

流行双陆碁————扔骰子的,类似于大富翁的一种娱乐。

后来也叫双六、升官图。

列子的书里有记载,当时达官贵人经常聚众玩升官图,一宿一宿的玩。

玩的嗨到惊跑了门外的动物。这也算是最早的包夜开黑了吧?

还有往杯子里扔筷子,是每次宴会必备的高端娱乐活动。只有身份够高的人才能参加,一玩一天。

战国要是有知乎,一定有人上去问。

“要是升官图全撕了,筷子全撅了,人会去学习吗?”

就这样,无限套娃。

各朝各代甚至各个年代,都有娱乐形式。而当你不想学习的时候,盯着墙幻想,都是一样充满吸引力的娱乐活动。

说真的,追求快乐是人类的本能。

无论好到什么程度的社会,只要这个社会本身缺乏“快乐”这项,那都不可能是善意的社会。

不是没有完全杜绝了游戏的国家:朝鲜、伊朗、中东地区的不少国家都是如此。可我可没看见这些国家人才涌现,国富民强。

反倒是游戏尺度非常大的国家有不少,个个都能挤进发达国家行列。

不要说自己国家人才涌现了,连咱们培养的人才也削尖了脑袋往那边跑,为了混个国籍连脸都能不要,不反手捅培养自己的祖国一刀已经是善人了,而不少人已经这么干了。

你猜是因为啥?你猜?

因为人吃苦是为了提升自我,不是为了吃一辈子苦。短暂的停止娱乐是为了以后有能力更好的娱乐,不是彻底告别娱乐。

单纯的苦难崇拜是一种精神疾病。

然后,另一个问题就自然浮现了:世界几乎所有国家的游戏开放尺度都比中国大,可怎么游戏就对中国学生们破坏力这么大?

很简单。

前苏联什么都禁,就不禁酒。所以所有人都成了酒鬼。

而不禁酒的国家多的是,中国就不禁酒。也没见谁像俄罗斯人那么喝的。

南方某国(忘了哪个了)啥都没有,就槟榔多。结果全国人嗑槟榔居然上瘾,以至于国家得出台法律禁止槟榔销售。

而我是没看到除了那里以外,哪个国家把槟榔当毒品看的。

所以,明白没有?

当社会整体风尚严肃,缺乏娱乐形式,导致学生缺乏放松和快乐时,独一的娱乐形式对人的吸引力就越大。

所以真禁了游戏,我更相信他们会去搓麻将、打扑克、下象棋。至于学习?那是排在跟小学生弹弹珠后面的。


上面就是知乎的高赞回答了。

这个回答让我想起了我高中的时候。

班上基本上严令禁止了一切的娱乐活动,什么下棋啊、看小说啊,玩手机游戏那就更别说了,想都不敢想。

后来有一段时间突然流行起了魔方。

买了后里面有一张纸,上面画的教程会教你如何拧魔方。

说真的要看明白那一张纸也是非常的费劲,因为上面有非常多的拧魔方的公式。

但是我觉得至少比学习好玩啊。

于是就天天研究,还真就给我研究会了。

巅峰时期,我差不多可以在一分钟内恢复一个魔方。

还老是想着去调整其他的同学。

其实,大家都背的是同一套公式,就是看谁遇到的情况简单一点,手速快一点。

当时拧魔方速度问鼎全班第一就是我奋斗的目标。

上课我都悄悄在课桌下面拧。

最后居然几乎让我练就出了盲拧,整个过程只需要悄悄的看几眼魔方就行了。

就在我大功将成之时,由于班上魔方盛行,被老师看到了,一道禁令,扼杀了我的“全班第一”。

再往前推,初中。

初中在乡下,本来就非常的缺乏娱乐设备。

有一段时间班上特别流行转笔。

各种各样的转法,看的是眼花缭乱。

我一看:嚯,这比学习有意思啊。

就去学转笔,学会了就去和别的同学 battle。

转到后面,觉得转笔太小儿科了,没意思啊,就去转书。

把书转的滴溜儿圆了之后,发现也没意思了。

就特么去转凳子了,现在想想都特别搞笑。

我举这两个例子,就是为了印证上面这个观点:

当社会整体风尚严肃,缺乏娱乐形式,导致学生缺乏放松和快乐时,独一的娱乐形式对人的吸引力就越大。

所以,回到“电子鸦片”,回到这个问题:

假设所有游戏都关了,学生们都会学习吗?

这里有一个来自于 19 世纪中叶的答案:

0

评论区